亦墨

我爱温柔安安qwq
安吹
♡♡♡
辣鸡文手
杂食党

【安雷】关于发现我暗恋了两年的同学是gay佬这件事

半夜突如其来的冲动灵感让我冒着猝死的风险一个多小时赶完。
安雷生师设定,年龄18×23,已交往。
第一人称旁观者角度。
主要是想要描写一下当年暗恋安哥的心情【大概】
温柔安安真好吃【吸溜】
狮狮部分不是很多。

以及沙雕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预警。
以上。

好的。

在清俊温雅的学习委员安迷修举手说自己要上厕所,以及讲台上脸颊泛着病态红潮不时咳几声的“恶魔”老师宣布自己要去一趟医务室后,我也仗着生理期的理由从抽屉里抽出一个热水袋苦巴巴地按在小腹处,抽着冷气踮着脚上台和代为看管的班长请了一下假,就面色苍白的出了教室。

现在是冬天,一出门,还在纷纷扰扰下得欢的雪便被卷起的风扑在脸上,我抹了一把脸,小心翼翼的下了楼。

如果不是在一次晚自习结束后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发现人都走完了只有讲台上的两个人在那里牵着小手手做出让一个单身少女牙酸胃疼的动作,自己是绝不会如此背弃多年的诚实守信撒谎骗了众人的。

可以想象一下,当我发现了暗恋了两年的学习委员在和他的以及自己的老师在那里宛如谈恋爱一般的红着脸说着话,眼里明明白白透露的都是喜欢二字,我是有多么胃疼以及牙酸。

老天!

这个世道还有没有纯洁善良的女孩子的活路了?!

好吧,虽然我承认这个学习委员有时候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令人感到嫌弃的举动,安迷修却是真正的一个宛如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只是脑子有点固执搞不懂的白马王子!

可现在,这个自己心目中的王子,他和恶魔在一起了。

是的,没错,你没看错没听错我也没有停下追求真相的脚步。

安迷修可能和我的老师雷狮在一起了!

麻蛋!

死gay佬!

好奇心已经压过了可能失恋的痛苦。

我现在抽着冷气小心翼翼的跑男生洗手间瞄了一眼,安迷修不在,几乎已经可以确定现况了的我痛苦地咬了一下牙。

老天,满足一下被学业压迫的导致梳头发一梳掉大把内分泌紊乱的可怜女孩的好奇心吧!

只要让我再看一次他们的亲密举动!我就可以百分百!刨除掉上次看见可以理解为“意外”的二人举动。

毕竟哪个学生会胆大包天的握着雷狮老师的手一笔一划写着什么呢?尤其被年级称为“恶魔”的雷狮老师已经投来了死亡一瞥。

没错!我只是好奇!

一边抖如筛糠地缓缓下楼,一边压紧了死死按在小腹充作掩饰道具的热水袋,我小心翼翼地下到了医务室所在的一楼。

从医务室透出来的橘黄暖光似乎有人影在晃动,我死死盯着,同时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在走到门前的时候被倏然打开的门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结果踩到了因为被过往的人踩得过多而导致硬滑的雪,那个碧色眼眸的青年看到我明显很惊讶,旋即眼里有些慌乱的伸出手向我抓来,而我也垂死挣扎着伸出了手。

但是该死的我发现我的的胳膊有点短,于是下一秒,整个楼道都回荡着我被压低的痛呼声,我想我的面孔一定很扭曲,这个我已经从眼前迅速蹲下察看我情况的学习委员的眼中看到。

你的眼睛可以别这么清澈吗?

我那个时候该死的想哭,好奇心害死猫啊!我这么一个大活人都被害得死去活来的,丢脸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眼泪鼻涕在刹那涌出眼眶鼻子,我抽动着鼻子小小声的抽噎,不敢在漆黑的夜里放声大哭,这个时候还是温柔的安迷修迅速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我想他是要拿自己的小手帕,这个有着骑士道梦想的少年显然摸了个空,他忙手忙脚地把我搀起,屁股传来的疼痛让我想跳起来,之后这个三好学生就把我扶进去了。

当看见那个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身上还盖着安迷修外套的嘴里含着温度计斜眼看我的雷狮老师,我原本憋住的不想出糗的一泡眼泪彻底决堤,轰轰烈烈流了个痛快。

而又当我看见属于安迷修的小手帕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雷狮老师的额头上起降温作用时,我原本一袖子撸掉的鼻涕也冒了出来。

我……想爆粗。

但我还是龇牙咧嘴的忍住了,安同学把我扶到有软垫的椅子上,之后接了杯温水递给我,我发誓在安迷修递水给我时我听见了感冒发烧的雷狮老师鼻尖发出的黏黏糊糊沙哑的哼声,我看见安迷修的耳根有薄红浮现,他脱掉外套露出了套在长袖校服外的羊绒背心,咖啡色的,很适合皮肤白皙的他。

安迷修溜达回雷狮身旁,放下二郎腿抻平两条长腿的雷狮老师举起骨节分明好看的手晃了晃手中空的纸杯,示意安迷修倒水,在安迷修接过去后,看向了我。

几乎是下意识的挺直腰背坐直,扯到屁股后我疼得脸上的表情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面扭曲,但我还是顽强的没有放过捂在小腹的暖水袋,雷狮老师眼神晃悠悠的在我手的位置溜了一圈,从喉间滚出沉闷的笑声,脸上破开一丝笑意。

他与往常不同的,带了一丝黏糊和沙哑的声音低低响起:“特殊期?”

我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腮帮子点点头

我是来看破你们奸情的!

此刻发生的一切几乎就让我确定了内心的猜测,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我纠结至死。

气氛尴尬的难受,医务室只有我们三个,我没看见可爱的医生姐姐!

“莱娜老师有事下午就走了,另一个替班的医生孩子得了肠胃炎在医院看着呢……”

雷狮老师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哼哼了两声说道,他一口没一口啜着热水,而一旁的安迷修早就拿下温度计在查看了。

“三十八度五,快三十九了。”

这个同学似乎忽视了我,一双透亮的眼有些担忧的看着雷狮,结果一向不好唠叨的雷狮就着安迷修厚大的外套向下一滑,把下巴捂进了暖烘烘的衣服里。

“不是你昨天做过火了?”

医务室的暖气开得挺足,但没到出汗的程度,但是我在一旁瞅着这个安同学的额上瞬间敷上一片细汗,白皙的面皮也是薄红透出,雷狮老师的声音与其是抱怨不如说是小声嘀咕,我心底暗抽一口凉气满腔绝望地哀悼自己的初恋逝去,在安同学慌忙乱转的眼珠子偷偷瞟过来时面无表情的转头。

大家都是该知道什么的年龄你装个球!

好的,冷静!冷静下来!

狗屎啊你这熊熊燃烧的好奇心是怎么回事!?呸呸!快灭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死人一样的缩着,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旁边的二人,雷狮老师似乎是有些不开心,但在安迷修好声好气的赔笑脸下臭着脸站起身进到内室的加护床上,我迅速起身占到靠近门边的位置,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不可避免的是心下泛起酸酸的感觉,但是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二人之前的相处,似乎真的……有点甜?

心下悚然的同时我也开始掰着手指数着种种在现在的自己看来有些异常的举动。

每次下课雷狮老师的东西都是安迷修帮拿的、午饭后从雷狮老师的个人办公室出来的安迷修、以及安迷修午休偶尔失踪的据说是被老师拉去开小灶了、以及晚自习后总是习惯最后一个走的安迷修……

我一个个数着,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安迷修已经撩开帘子走了出来 他倒了一杯温水,翻了翻柜子拿了几板药,我一愣,这厮似乎是医务室常客?

他看见我,抱歉的冲我笑笑,一手拿着东西,另一只手空出来揉揉我从兜帽里露出的软发,这个笑容温柔的同学像个大人的小声道:“乖乖的啊,歇一会儿,等我出来给你冲红糖水。”

我的眼又酸了,连同心里凹陷下去的一大块,软软的像是什么夏日里游乐场拉丝的棉花糖一样。

这个时候我只能听见我不争气的声音颤抖着,小声道:“好。”

对不起我这个时候只能祝你们百年好合了!请一定出来给我冲红糖水啊!

安迷修掀开帘子进去,我听见雷狮老师的声音嘟嘟囔囔抱怨“好苦。”,然后是安迷修压低的轻柔声线在安慰在病中显露出一丝脆弱的雷狮老师。

两个人的声音很好听,尤其一方软下去了的声音立刻另一方显露出来的示软的一角,这么一来一往让刚刚初恋梦想破碎还是单身狗的我简直想对月嚎上一嗓子表达不满。

麻达心里好难过。

外面的风呼啸着拍打着玻璃窗,宛如一个没人照看的孤寡老人的我听见掀动帘子的声音赶忙望去,安迷修已经脸颊晕红的站在我身旁,随后眸光透亮的从柜台扒出罐装的方块红糖,给我耐心的冲泡着。

我一方面因为欺骗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肩膀,一方面因为发现确定了这个事实而不安起来,结果少年人好听的声音传来了。

“喝吧。”

我赶紧接过来不敢辜负好意,小小口的喝着,这个同学就做出了让我心脏骤停的一幕。

这厮,拉过了一个椅子大咧咧的在我面前坐下,还是面朝靠背一双长腿从两边伸出来的造型。

我险些一口红糖水呛进鼻子,努力咽了下去,安迷修一双碧色的眼在暖黄的灯光下悠悠荡出春日的柔波,他看着我,笑了笑:“你都知道了?”

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向后不动声色地挪挪椅子,撇开眼光。

“什么?”

“雷狮和我说了,你是来观察我们的?”

不喊老师喊全名?!

重点跑偏的我在看见安迷修含笑的眼才冷静下来,我垂下看着捏紧杯沿而微微泛白的指尖,结果对方又开口了。

“其实我和雷狮是情侣关系。”

没想到对方如此坦白,我瞪大眼抬头望向他,在看见温柔的碧眸又怂怂地垂眼盯手。

大哥求你安静!我的脸都烧了起来!

被一言戳破目的的我脸火烧火燎的,连红糖水都不敢喝,就垂着眼妄想和对面的人对峙着。

“你的生理期不在这个时候,是月初,而不是月末。”

这一下让我尴尬的咳了起来,想我可怜的在那里做戏,结果对方已经看穿了我,我觉得羞恼十分,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待反应过来才“嘎?”了一声,满脸震惊地抬头看他。

“变态!”

这两个字水到渠成不需要想太多直接脱口而出,在看见对方红着脸摸着鼻子也知道是无意的,好奇压过羞耻,我此刻只想拿个锤子直接把自己锤晕,可该被千刀万剐的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咬着牙问出:“这种事,你……怎么知道的?”

“全班女生的我大概都知道……”

大概是我眼里明晃晃的变态二子过于赤裸裸,他做了解释:“你们会有或多或少的反应啊,像经痛,多喝热水,或者偷偷摸摸往袖子里或者口袋塞些什么,小心翼翼的很可爱呢。”

我的脸又红了,像喝了几斤假酒,我为这个学习委员的细心程度吃惊,一方面想着平日里原来在一些女同学特殊期时他跑腿买饭帮忙打扫卫生原来都是有目的的,一方面暗戳戳问道:“那个……你和老师……”

“这个啊……”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小声道:“一个月前答应的。”

他似乎很开心,脸上红晕遍布,一方面极为开心,像是想要分享的说道:“雷狮老师可凶了,而且也不照顾好自己身体,这次就是,你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我无语地盯着他,想着这事似乎与你有关吧,他又说道:“不过对我们很上心啊,好几次为成绩和一些人的心事急得大冬天上火内热,我还要跑腿买药泡茶。”

这个似乎陷入恋情热潮的同学终于发现我不出声的作为了,他有些羞涩的笑,冲我摇了摇手指,歪着头,雪白的牙齿露出,“这点希望同学你能保密,毕竟现在还在学习。而且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吧……似乎很难被接受……”

他摊摊手,一向温和俊雅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无奈,我却已经抢先握住了他的手,眸光灼灼。

“不存在的!”

我压低声音,不想打扰到里面休息的雷狮老师,一边略微激动道:“请一定要保持着这份感情!一定要幸福!别人怎么看管你们什么事?!自己过得好就好啊!”

此刻我完全沉浸在脑海里勾勒出的美好画面,脑补过度的我此时格外期望眼前这个温柔细心的同学能得到自己的幸福。

于是我眼睛亮亮的,激动的说道。

这个同学倒是很认真的看了我几眼,我几乎清楚明白对方眼里就要满溢出来的笑意。

“好的好的同学。”

他叠声应着,情不自禁的笑了。

“会幸福的。”

他温温柔的笑着,摇了摇我的手,似安慰我,又包含着极大的坚定。

我看着他看向内室,我想他一定是在看在休息的雷狮老师,然后他又转头来,冲我眨眨眼。

“我保证。”

那一刻我是激动的,仿佛见证了什么。

至于我的难过伤心以及心酸酸,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们还许诺我如果日后结婚了绝对给我寄请柬,虽说这个承诺只有安迷修做了,那个雷狮老师脸色臭臭的在喝药。而且现在的目标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种许诺还要好久。

但是老天很好,给我几乎是包成茧的日子,透露出些许光来。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