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墨

我爱温柔安安qwq
安吹
♡♡♡
辣鸡文手
杂食党

欢迎来到凹凸幼稚园(一)

*
注意事项:
1、文是和落落一起写的之后整理发到我这里。
2、禁止ky。
3、全员幼年体注意。
4、写来放松心情考据党慎入。

====================================

凹凸幼稚园是一家新开的幼稚园。

坐落于凹凸街凹凸大道第666号,报名的人很多,听说招生那天那个高个子笑容温和的白发青年被人群围堵到迈不动脚步,只能站在原地面对一波波涌上来极度热情甚至想对他实行一些痴汉举动的母亲们。

例如拿把小剪刀剪剪那洁白的衣角,拽几颗人家系得整整齐齐的扣子,更有甚者成功扒了人家的腰带带回了家。

唯一辛免于难的,可能只有头饰了。

那海拔只能仰视。

开学那天,在门外迎接孩子们的人换了一位橘色头发笑容清爽阳光的姐姐,她说她叫秋,是孩子们的老师。

大概是这位秋老师实在太有亲和力了,每个或落泪或撒泼或嚎啕大哭的孩子在见到她时被一顿劝诱哄抱都会乖乖的抹着眼泪轻轻抽泣着任由后面的老师牵到班级。

当然也有意外。

“凭什么我要上幼稚园!”

这是一位名叫嘉德罗斯的孩子,他此刻凶巴巴地插着腰站在自家开来的豪车上瞪眼看着下面伸着手唯恐他掉下去的佣人,一手抱着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大罗通天棍死活不下车顶。

“我不要和那群只会哭没用的渣渣一起上课!”

他看起来很生气,包子脸皱着,一双璀璨的金黄色眸子熠熠生辉,之后又霸气地拿着棍子一扫下面的孩子,稚气未脱的声音装着凶恶不屑,“看看!全是只会哭的渣渣!”

凡是被指过的孩子都是一副哭包样,直到他指到一个面容冷静的孩子,一愣。

用尽浑身解数也没让嘉德罗斯下来的秋抱胸站在原地,看到那个被嘉德罗斯指的人也是一愣。

“格瑞?”

银发的孩子穿着自己母亲挑选的小西装,白嫩的包子脸粉粉嫩嫩,他眉间一团稚气,偏偏冷着脸一副小大人模样,反差萌让不少送孩子参加开学典礼的妈妈捂胸倒地直喊“这孩子怎么那么可爱?!”

格瑞看到自家发小的姐姐很有礼貌的点头打招呼,轻轻拍了拍一直缩在自己身后嘟嘟囔囔的金小声道:“是你姐姐。”

之后他就有些复杂地看着原本一直抓着自己衣角嘟着唇不想上学的金一蹦三尺高的去找姐姐了。

一个人站在原地的格瑞默默揪紧了衣袖,偏过头去,脸颊不自觉地鼓了一下。

他没有难过!

“喂!你!”

嘉德罗斯蹦下车,在身后佣人哎呦哎呦的叫唤声中来到皱起小眉头的格瑞身前,拿着比自己高了不止高了一个头的自名为大罗通天棍的棍子指着冷脸站在原地的格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而小小站在一边的格瑞只是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就转身来到笑得一脸傻乎乎的金身边,和秋说了一声就拉着可怜巴巴舍不得姐姐的金进了班级。

“你!”

被人无视的不爽和愤怒将小小一团的人点燃,嘉德罗斯揪了一直跟在后面不敢吭声的雷德和蒙特祖玛就往刚刚雷狮进的班走去。

后面响着秋的声音:“诶!等等!你们三个的教室在隔壁啊!”

然而气炸的嘉德罗斯并没有理她,只是噔噔噔迈着小短腿进了班级,看清格瑞所在的地方就走去。

然后他就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黑发的孩子。

嘉德罗斯的力气比普通小孩大很多,这样一撞之下把黑发小孩撞了一个趔趄。

他稳住脚步看了看,是一个蛮瘦的男孩子,围着红色围巾,把本就白皙的肌肤衬得越发晶莹,他揉着撞疼的鼻子,一双湿漉漉的蔚蓝眼眸干净纯澈,清冽的像冬日融雪。

挺好看的。

嘉德罗斯想着。

就是黑眼圈有点重。

卡米尔昨天没睡好,被雷狮拉着看了一晚上看不懂的恐怖片,耳边还老回荡着雷狮的笑声,现在头重脚轻,因此走路晕晕的。

他扶住一旁的塑胶桌子,晃了晃头,小声地道了一句“抱歉。”

小孩的声音小却清脆,不像其他人讲话还含含糊糊的,咬字清晰,态度也诚恳。于是自觉有错的嘉德罗斯也扬起头唔唔昂昂地应了一声。

卡米尔就觉着这事过去了,然而有人不放过他,他点点头正准备走呢,耳边就传来自己不喜的声音。

“啊呀!老大快看,卡米尔在这里呢!”

最喜欢打小报告的帕洛斯!

卡米尔直起身子,看着不远处高了四周小朋友至少半个头的雷狮走来,雷狮出门前就被自家母亲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惹事要乖乖听老师话做三好学生多拿点大红花回来,然后刚来他就做了错事。

和其他小朋友讲自己昨天晚上看的鬼故事把人家小姑娘硬生生吓哭了。

之后被问询赶来的丹尼尔揪到走廊一通教训。

现在刚刚被放过,进来就看见自己被叫走时嘱咐乖乖待在椅子上不要乱跑的卡米尔站在明显是强势一方的嘉德罗斯的身前,眼睛还湿漉漉的,当下本就压着一团火的雷狮就爆发了。

他跑到卡米尔身前把小小的卡米尔挡在身后,俯视着嘉德罗斯努力把短短的手抱在胸前一副凶狠模样。

“你干什么!?”

================================
@醉酒当歌

落落

评论(1)

热度(3)